一定发-武汉抗击新型肺炎一线医生、护士自述

一定发-武汉抗击新型肺炎一线医生、护士自述

  武汉抗击新型肺炎一线医生、护士自述

  我没听到过:我不搞了、太累太危险

  长江日报记者占思柳

  (以下内容皆为医护人员口述整理)

  我打包票,金银潭ICU没护士感染

 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专家:刘伟权 40岁

  我们共18个人,是第一批去金银潭医院支援的,主要是呼吸科、感染科、重症科的护理人员。我是7日来的,8日就去了病房,因为我经验比较丰富吧,这里要求25到35岁之间的护士,我年龄基本上是最大的、职称是最高的。首先我就去看一下病人的情况怎么样,早期的话我们解决了一个问题,就是密闭性吸痰,病人上了呼吸机,肯定有痰液,最开始是开放式的吸痰,就是把呼吸机的管子连接处断开,给病人吸痰,病人一咳嗽,痰就喷在护理人员的脸上了,这个病是传染性疾病,病人的痰液、泡沫,都是很容易造成感染的,不能像对待普通病人一样。我说这不行,当天中午我就建议,必须用密闭性吸痰,不断开这个管子,这样咳嗽的话,痰液就顺着管路慢慢流到积水瓶里了。我非常佩服这些年轻护士,到今天我没有听到一句:我不搞了、我太累了、太危险了。

  我和护士长反映,护士长就马上汇报给院领导。医院领导就通知器材科,马上进货,第二天早上,就进到了这个密闭性吸痰管,深更半夜调到了货。第二天早上就挨个给他们示范使用,我可以跟你们打保票,从9日早上到今天(受访1月22日),金银潭医院ICU总共60多个护士,没有一个人有感染。

  SARS、霍乱、伤寒不都过去了吗

  武汉市儿童医院呼吸内科(中国儿科医师终身成就奖获得者):董宗祈 86岁

  我最近一次是23日上午上的班,每个星期四我都坐诊一回,在儿童医院的门诊部4楼,我有一个工作室,病人都是在网上预约的,没有经过分诊的。一个上午看了30个病人,我遇见了好几个流感的病人,现在也是流感的季节,天气越冷,病毒生长就越快,越活跃。现在除了新型冠状病毒、流感病毒,还有呼吸道合胞病毒、腺病毒等等,这都要交给医生去判断和处理。

  这个病毒不耐酸,怕热,在56℃的情况下就存活不了了。慢慢的,高峰期过了,就低潮了,这个轨迹应该是可以预测的。

  当医生还能怕危险吗?当医生主要防护好自己就行了,我每天上门诊都全副武装啦,把自己包裹得严严的,不管有多严峻的形势,病人总是要有医生去看病的啊,当医生不能因为形势严峻就不给病人看病啊?这是医生的职责。

  我觉得医护人员都是很坚强的,应该坚强,认认真真地为病人服务,度过这段时间,渡过这个难关,很快就会好了,团结协作,互相鼓励。现在医院挺好的,我们医院中午都(给医护人员)提供餐饮了,中午吃饭不要钱的,这是鼓励呀。

  乐观,乐观,我从来不悲观。SARS肺炎不是也过去了吗?以前的水痘啊、霍乱、伤寒不都过去了吗?

  我们医院默认男士先上

  武汉市第一医院肿瘤科医生:宋海斌 33岁

  1月22日晚7时:我今天是最早下班的一天,现在在休息室,楼下是隔离病房,所以楼上将一个会议室临时改成了休息室。我们能动员的几乎都在前线了,一个病区有40个人吧。

  我们收的都是已经看过片子,高度疑似是(新型肺炎),如果能找到核酸,就转诊到金银潭医院。我目前接了7个病人,年龄最小的27岁,最大的74岁,年纪大的病人病情严重,情绪都比较平静。

  我们医院没有组织自愿报名的流程,默认的是男士先上,我是第二批上的。我老婆不是医生嘛,懂的不多。上班时间是不能带手机的,吃中饭的空当我会和老婆微信聊两句。

  到目前为止,医生没有出现明显症状。从那时候13日到现在,也已经好些天了,我跟家人说,还好吧,这个病呈现的症状跟肺炎差不多,按照病毒性肺炎做一些防护,还是能起到作用的。

  我们肿瘤这栋楼已经隔离了,肿瘤的病房改成了感染病房。我们同事之间打招呼都是:哎,今天还好吗?回答:还好啊。一切安好。

  脸上被N95口罩闷出几个痘痘

  武汉市第一医院 周围血管科护士:彭夏丽 23岁

  我脸上最近被那个N95的口罩闷了好几个痘。我们的工作也比较繁琐,每天还要给病人点饭,早上要惦记他们中午吃什么,中午要惦记他们晚上吃什么,晚上惦记他们第二天早上吃什么(哈哈)。

  我说实话有点不太记得日子了现在,我13日晚上下的夜班,14日早上报的到,我是97年的,当时护士长跟我聊天,我说那我去呗,反正我也没有小孩,我爸爸妈妈也很年轻,而且我还有一个哥哥,也无所谓。反正大家就觉得这个总要有人做嘛,都已经来了,就做呗。

  25日晚 10:36 彭夏丽留言:今天我早上下的夜班,刚打电话过去,一线的护士正忙着收病人没有时间理我,我们的护士长,最近一直住在医院对面的酒店,她说,还是替我们科室的兄弟姐妹向各自的父母拜个年,希望事情赶紧过去,大家都能阖家团聚。

  防护服里眼镜特别容易起雾

 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肿瘤科医生:张瑞光 36岁

  我们也是借调过来的。因为一些病人病得比较重,呼吸科、感染科的同事忙不过来,我是星期六(18日)接到通知过来的,星期天就一边搭建病房,一边对我们进行培训,包括怎么防护、病房里的废弃物如何处理、怎么开药、拿药等等。星期天晚上就开始收病人,当天晚上病人就收满了,20多个。都是高度疑似的病人。

  我们这里,医生、护士肯定会有一些人接触的病人多一些,有些人少一些,但是没有一个人在计较这些事。特别是我们的护士,在里面隔离区(病房分成清洁区和隔离区)的护士,是要长期穿着隔离服,很多操作都是要直接接触病人,大家都是按照规章制度来执行。我们这几天有两三个病人出院了,也有三四个病人情况比较危重。

  我都已经是上班快10年的医生了,不紧张不紧张(笑),就是口罩帽子要戴好,不要暴露出皮肤就好。这个衣服完全不透气,很热,基本上穿上10分钟身上就湿透了,特别因为我戴眼镜,这个眼镜特别容易起雾。麻烦的是,看不见也不能用手去摸,所以每次我都会站一会儿,然后屏住呼吸,过一会儿,等这个雾气慢慢散了,就好一点。像他们不戴眼镜的,时间久了,雾气聚集久了就会有水,有些隔离房的走道上比较冷,水就会凝在睫毛上,然后结成霜。

  我们医生的情绪也应该疏导

 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ICU专家:钟强 57岁

  我要呼吁一下,我们的医生要保护起来,各个方面都要重视起来,包括医生的防护、检查、到情绪,如果医护人员的情绪出了问题的话,会出现很大的问题。防护服、口罩要保障充足,另外医务人员的情绪也应该疏导,生活物资也要保障。

【编辑:叶攀】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blush-spa.com